返回首页当前位置: 首页 > 人生智慧 > 为人处世 > 息事宁人的智慧

息事宁人的智慧

来源: 未知 作者: 笑一笑 时间: 2016-07-19 阅读:
  遇人遇事,我们通常要分个对错、明个是非、讲个正邪,否则就没了规矩,不成方圆。然而,很多时候,也不能一根筋走到底,一条道走到黑。有的事情,如果不违反公平,不颠倒黑白,能够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最终能够息事宁人,没什么不好。
  
  卢克斯曾负责一位长期昏迷的年轻患者的病房卫生。一次,他在清扫时,患者的父亲正好去外面买午餐了。卢克斯打扫完在大厅遇到他回来,他情绪失控了,说 卢克斯没有打扫房间。起初,卢克斯想反驳。但他改变了主意,说:“对不起,我这就打扫。”于是,他重新扫了一遍病房。有同事问卢克斯:“你为什么不抗议 呢?”卢克斯说:“我多少了解他儿子的情况,他儿子入院很久了,据说是因为车祸,一直昏迷着,都6个月了,看得出,他心里不好受,他也很爱他的儿子……” 就这样,一场风波在瞬间平息了。
  
  哲学家罗素说:“一个具有道德想象力的人,能够看到不同选择产生的不同后果,以及对这种后果进行评估。”有的冤屈,如果硬要争辩,将会加重对方的逆反心理,自己也会惹上不尽的烦恼。所以,有时让自己继续蒙冤倒是明智的选择。
  
  企业家曹德旺年轻时做过一段时间的包工头。一次,他请一个油漆工替人刷墙,结果,房子被粉刷得很不均匀。房主很是不满,要曹德旺负全责。原以为曹德旺 会向油漆工大发脾气,可他与房主协商好后,拉住油漆工的手,表情平静地和他走进房子,指出了各处问题。言谈中,曹德旺得知油漆工夸大了自己的工作能力,他 之前只是做过小活,这是第一次粉刷大房子。油漆工没什么文化,也没特别的技能,家里又有老小,只好靠帮人刷油漆谋生。曹德旺很是同情,于是手把手地教他。 他们一边擦洗污渍,一边有说有笑,最终让房子焕然一新。在随后的几个月里,油漆工跟着曹德旺学艺,成了当地家喻户晓的油漆工。油漆工对曹德旺的恩情没齿不 忘,后来还成了曹德旺创业过程中的得力助手。
  
  英国诗人华兹华斯说:“给一次机会并不是纵容,不是免除对方应该承担的责任,而是让对方更好地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”如果太在意自己的一时得失,执著于 他人的过错,既限制了自己的思维,也限制了对方的发展。相反,不计较一时的得失利害,更能在交往中占据主动,天地更为宽广。
  
  金石考古学家童书业原是一个没学历的人,曾在浙江图书馆做校对员,因为喜欢研究,被著名史学家顾颉刚赏识,做了助手,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绩。然而,在 1949年后的知识分子改造运动中,他将顾颉刚的学术地位贬得一无是处:“顾颉刚的治学不仅没有解决任何问题,反而造成古史的混乱。”顾颉刚的亲友、弟子 知道后,纷纷指责童书业“出卖”恩师。他们还请顾颉刚自己反击,有的甚至劝他与童书业脱离师徒关系。可顾颉刚对童书业的言论没有一丝责怪之意,认为弟子也 是形势所逼。童书业不幸辞世,顾颉刚还订正、作序并推荐出版了他的遗稿《春秋左传考证》和《春秋左传札记》。
  
  美国前总统罗斯福的夫人埃莉诺说:“不管别人嘴里迸出如何不堪入耳的言辞,你都不必与之争辩。你得像只有价值的精美瓷器,有风度地静立在架子上。”对 于所有贬损的言论,假如应付的时间大大超过研究的时间,你恐怕要一事无成了。你竭尽所能,做你认为最好的,且持续到终了,时间会证明你是对的!
  
  息事宁人,不是不辨真相,不是不分是非,而是“两害相权取其轻,两利相权取其重”。如果不辩一事之冤、不计一时之失、不争一言之贬能让“害”最轻,能让“利”最重,就应毫不犹豫地息事宁人!
上一篇 返回栏目 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

微信扫码关注
随时手机看书